金三江IPO:业绩增长显疲态关联方资金拆借频繁_西甲球队赞助商万博b 金三江IPO:业绩增长显疲态关联方资金拆借频繁_西甲球队赞助商万博b

西甲球队赞助商万博z

金融投资网 > 公司分析 > 正文

金三江IPO:业绩增长显疲态 关联方资金拆借频繁

金融投资报 2020-11-17 17:43:02
| |
为牙膏厂商提供二氧化硅的金三江(肇庆)硅材料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金三江”)已来到资本市场门口。深交所官网披露,11月18日,公司即将上会。若过会,其将成为A股市场“牙膏原料第一股”。

金融投资网记者 苏启桃

为牙膏厂商提供二氧化硅的金三江(肇庆)硅材料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金三江”)已来到资本市场门口。深交所官网披露,11月18日,公司即将上会。若过会,其将成为A股市场“牙膏原料第一股”。

但金融投资报记者注意到,原本业务规模偏小的金三江在经历短暂的业绩快速增长之后,增长明显乏力;同时,公司客户及供应商双双过度集中;且此前公司关联拆借频繁,还因环保和违法扩建被处罚。

业绩增长乏力

公开资料显示,金三江主要产品为沉淀法二氧化硅,主要作为原材料应用于牙膏工业,主要包括磨擦型二氧化硅、增稠型二氧化硅等,其中磨擦型二氧化硅主要包括高磨擦型产品、普通磨擦型产品。

业绩来看,2017-2019年、2020年1-9月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.11亿元、1.65亿元、1.98亿元、1.35亿元,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2969.31万元、4767.49万元、5759.64万元和4036.72万元,乍看之下,业绩持续增长,还算好看。

但需要注意的是,2018年、2019年和2020年1-9月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8.51%、20.65%、-5.65%;净利润同比增速则为60.56%、20.81%、9.92%。很明显,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,同比增速均在快速放缓,增长后劲不足。尤其今年受新冠疫情影响,公司营业收入还出现下滑。

另外,金三江毛利率也呈逐年下降趋势,2017-2019年、2020年1-6月公司毛利率分别为54.85%、52.12%、50.72%及50.66%。

客户和供应商集中度高

就在公司整体业务规模偏小且业绩增长乏力的背景下,公司客户集中度还明显偏高。2017-2019年、2020年1-6月,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分别为7698.63万元、12278.41万元、14384.86万元及6335.06万元,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9.49%、74.63%、72.47%及75.47%,集中度呈上升趋势。

对于客户的集中,公司解释称,公司主营产品牙膏用二氧化硅的下游客户主要集中于牙膏行业。根据中国口腔清洁护理用品工业协会数据,2018年进入行业销售前10名的品牌为黑人、云南白药、佳洁士、高露洁、冷酸灵、舒客、中华、舒适达、纳美、云南三七,占比达80%以上。牙膏市场集中度较高,导致公司客户集中度较高。而金三江的前五大客户集中于云南白药、高露洁、宝洁、纳美等。

此外,公司供应商也很集中。2017-2019年、2020年1-6月公司向前五大供应商的合计采购额分别为3825.28万元、4918.32万元、6607.20万元和2161.50万元,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76.60%、66.51%、70.26%和62.25%。

有分析人士指出,金三江客户及供应商集中度均偏高的情形下,公司议价能力较弱。

关联方资金拆借频繁

招股书披露,金三江前身金三江有限成立于2003年,之后经过多番增资、股权转让,目前赵国法、任振雪为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,且二人为夫妻关系。本次发行前赵国法与任振雪直接及间接共同控制金三江95.24%股份对应的表决权;本次发行后,赵国法、任振雪仍将共同控制公司超过70%股份对应的表决权。很明显,公司控制权十分集中。

在此背景下,公司关联方之间频繁的资金拆借引人关注。比如,2017年2月-8月,连云港公司4次从飞雪集团4拆借资金,金额分别为120万元、820万元、5万元和5万元,均在2017年12月之前还清;2017年8月,飞雪集团又拆出100万元借给飞雪材料,但此笔资金直到2019年10月才归还;2017年2-4月,公司实控人任振雪3次从金三江拆借资金,金额分别为578万元、300万元、30万元,任振雪归还日期则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3月;2017年4月,实控人赵国法也从金三江拆借资金30万元,到2018年3月才归还。值得一提的是,2014年12月,公司林英光还曾向公司借款30万元用于购置个人车辆,该笔拆借资金直到2019年12月才偿还。资料显示,飞雪集团为金三江实控人控制的企业;连云港公司和飞雪材料均为金三江100%控股的企业,前者于今年4月3日注销;林英光则为公司监事。

今年4月因违建被罚款35万元

如果说关联方资金占用发生于股份公司成立之前,或可原谅,金三江今年竟因违建被处罚,就有些说不过去了。

招股书披露,2020年4月29日,肇庆市城市管理和综合行政执法局高新区分局向公司发出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因金三江在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建设了2个门卫室、3个雨棚以及扩建了3个厂房、1个车间(包括雨棚在内总建筑面积为8893.38平方米),其责令金三江限期改正违法行为并处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六(即35.32万元)的处罚。

事实上,金三江吃到罚单并非第一遭。天眼查显示,早在2014年3月25日和4月16日,公司就因违反水污染防治管理制度和违反环境保护许可证管理制度,两度被广东省肇庆市环境保护局分别罚款7万元和5万元。

几次三番吃罚单,关联方资金拆借频发,是否说明公司治理和内控制度不够健全或执行不到位?公司客户集中度上升的趋势是否还会继续?公司如何提高议价能力?在业务较为单一的情况下,公司如何保持业绩增长?金融投资报记者将上述一系列问题整理并发至公司,但截至记者发稿,仍未获回复。后续如何,本报将持续关注。

金融投资报©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蜀ICP备12002292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8  公众监督电话:028-86968465
千亿国际游戏官网际龙8老虎机网页版登录乐游网络
网站地图